中文网站 日文网站
首页 PIPA介绍 申请指南 标准及管理制度 投诉与事故处理 参考资料 PIPA动态 通知 PIPA公示 PIPA认定企业情况 PIPA答疑
   2014年PIPA企业监督检查情况
   个人信息保护新申请企业培训
   2014年第五次个人信息保护工作委员会会议
   2014年第四次个人信息保护工作委员会会议
   PIPA中止企业标志使用情况调查
   个人信息保护宣讲推介会在青岛举行
  大连软件行业协会PIPA办公室
  咨询受理电话:0411-83655187
  传真:0411-83643362
  E-mail:PIPA@dsia.org.cn
  办公地址:大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七
    贤岭爱贤街10号大连设
    计城710室
当前位置 >>>  PIPA动态
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的人权意义与经济功能

发布时间:2009-12-11 作者:中国论文门户网 点击次数:2866

       个人信息是指个人的姓名、性别、年龄、血型、健康状况、身高、人种、地址、头衔、职业、学位、生日、特征等可以直接或间接识别的信息。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全球已有近20个国家制定了个人信息保护法。联合国、经济合作与开发组织、欧盟等国际组织也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着手制定个人信息保护的国际法律文件。这些文件有的是以“指针”或“建议”形式出台的指导性文件,有些已经成为对签字国发生法律效力的国际公约,如1981年欧洲议会公约。个人信息保护法之所以在全球范围内的得到重视,是因为它是对基本人权的保护法,而且它的制定有利于促进和调整经济发展。

一、保障信息社会基本人权的实现

       个人信息之上的权利是一项基本人权,它包括公民的基本权利、自由,特别是人格和隐私利益。①对个人信息进行收集和处理的目的之一就是将这些信息进行比对,利用比对结果来决定对信息主体采取一定的行为,或不采取一定的行为。如果信息失实,将有可能侵害信息主体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比如因个人信息的错误,政府有可能因此拒绝向某人提供福利、提供对弱势群体的特殊保护措施。而用人单位如果故意制造员工考核不及格的记录,并放入人事档案,就有可能导致其丧失工作机会或者工资减少。

       人权是一个多变的概念,它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演进。《公民与政治权利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与《世界人权宣言》一起,被统称为“国际人权宪章”或“国际三大人权法典”。这三大人权法典突出强调了人的人格尊严、平等和自决权。这与《联合国宪章》第一章的宗旨与原则高度吻合。另外, 1996年的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一条规定了“所有人民都有自决权”。信息社会里,信息在社会生活中有着重要影响,人们的“自决”,即包括着对自身信息的自决,个人信息权利成为基本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德国宪法法院1983年通过的“人口普查案”的判例就明确提出了“信息自决权”概念。可以说,信息自决权是普遍人权中不可剥夺、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已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

       欧洲议会1981年通过的《有关个人资料自动化处理个人保护公约》(以下简称“欧洲议会公约”)第一条规定,公约的目的代写论文是在个人信息自动化处理过程中,各缔约国确保“个人的权利、个人基本自由并特别对隐私权的尊重”。欧盟1995年《关于个人资料处理及自由流通个人保护指令》(以下简称“欧盟95指令”)关于立法目的的概括基本与欧洲议会公约保持了一致,其绪言(2)规定,“设计资料处理系统的目的是为人服务”,资料处理系统的设计和运作“必须尊重自然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特别是隐私权,并对经济和社会进步、扩大贸易及个人福利做出贡献”。指令第1条关于“指令的目标”要求“各成员国应保护个人资料处理中自然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特别是他们的隐私权。”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1980年《关于隐私保护与个人资料跨国流通的指针的建议》(以下简称“OECD建议”)是个人信息保护史上一份十分重要的文件,该文件在绪言中要求会员国在个人信息的处理方面必须“调和基本的但互相冲突的价值(如隐私和信息的自由流通),保障个人隐私和个人自由,实现共同利益”。

       随着社会的发展,个人对其自身信息的权利发展演变为基本人权的一项全新而重要内容,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个人信息保护法是信息社会的人权保障法。

二、促进电子商务的发展

       在信息社会,个人信息体现出巨大的经济价值。由于商业营销对个人信息的大量需求,收集与出卖个人信息在我国已经逐渐形成某种地下行业。在我们参与交易的时候,我们的个人信息就有可能同时进入了市场,被人利用于商业目的,如在房地产业、邮政业、信用卡业、电话电信业、俱乐部行业上都存在着收集和买卖信息的行为,据报道目前台湾就有几家大型“卖资料”的公司,每家公司所掌握的个人资料都在1000万笔以上。[1]因此,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是对以上个人信息的商业收集与利用的行为予以规制,保障经济发展的秩序,十分必然要求。为促进亚太地区电子商务的发展,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简称亚太经合组织,英文为Asia-PacificEconomic Cooperation ,简称APEC)第17届年度部长会议就《APEC隐私保护架构(APEC Priva-cy Framework)》(以下简称APEC《架构》)达成了协议。APEC《架构》在第一章前言中明确指出:APEC已体认到保护资讯隐私与维持亚太地区经济体系及其贸易伙伴间之信息流通的重要性。当APEC部长认可1998电子商务行动计划(1998 Blueprint for action on electronic commerce)时,已认识到电子商务的实践必须依赖政府部门与民间团体共同努力合作,必须建立起一套安全的,可信赖的通讯、信息与传输系统,并应把隐私保护加以特别重视。如果消费者对线上交易及互联网的安全性和隐私保护缺乏信赖,那么各会员国的电子商务发展将受到阻碍。APEC深刻地认识到增进消费者的信赖以及确保电子商务的成长的关键在于整合并促成有效率的信息隐私保护以及亚太地区信息的自由流通。香港个人信息私隐专员刘嘉敏指出“电子贸易表面上不可阻挡的发展潜力遇上了一个显著的障碍,这个障碍就是如何赋予经营者及消费者充分的信任和信息。……保障资料私隐是确保信心和信任的最主要因素之一。”[2]

三、促进国际贸易的发展

       个人信息的跨国流动是开展国际贸易与合作的基础。国际社会的一般共识是国内立法不应该限制向能提供合理保护的国家传递个人信息。对于很多行业的国际贸易而言,其进展顺利与否,一个决定性因素是其能否掌握开展业务所需要的目标国一定人群的个人信息。因为,当前开展国际贸易的一条基本原则就是“没有隐私就没有贸易(No privacy, no trade)”。欧盟关于个人信息跨国流动的一条基本原则就是禁止向不能提供“合理保护”的国家传输个人信息。而1993年香港就发生了因欠缺个人信息保护立法,而面临德国银行拒绝将客户存款资料传输至香港的重大事件,事件直接影响了我国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3]个人信息立法应该兼顾个人权利的保护与信息自由流通两个目标。在信息社会,信息是社会基本经济资源,而个人信息是其中十分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国际社会保护个人信息的目的不是限制个人信息的跨国流通,而是在保护权利的基础上打破限制———不能以保护信息主体权利为借口限制个人信息的跨国流通。个人信息在能够提供“合理保护”的国家之间的流通是法律所肯定和鼓励的。在国际贸易中一直处于主导地位的美国,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也不得不向欧盟妥协签订“安全港协议”,以“合理保护”标准对欧盟国家的个人信息进行保护。美国此举最主要的背景是其国内欠缺统一适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因为欧盟1995年《个人信息保护指令》第25条规定,欧盟成员仅仅向有充分保护措施的国家传输个人信息。如果立法以保护信息主体权利为着眼点限制个人信息自由流通,则会在国际上形成贸易壁垒,阻碍贸易自由。尽管如此,欧盟以外的国家为经济的发展不得不纷纷与欧盟展开对话,并陆续着手修订或者制定本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欧盟(EU)还采取措施,宣称对于一些它认为未对本国公民个人隐私加以恰当保护的国家,它有可能中止同它之间的信息交流,①就此,我国作为WTO的一员,当然无法置身事外,必须积极立法予以响应。目前,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简称亚太经合组织,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简称APEC)已经开始着手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文件,②草案名为《APEC隐私保护原则》。根据《APEC隐私(原则)实施机制》的要求,各经济体将通过某些正式程序证明自己的法律与该原则相符,各经济体的秘书处将书面证明上述行为并保存一份记录,各经济体的证明将被其他经济体接受并作为个人信息可以被跨境传输的基础。因此,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将成为我国的一项国际义务。

       个人信息保护法对保护个人权利,促进电子商务,开展国际贸易均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信息社会背景下,个人信息保护立法势在必行。

       综上所述,个人信息保护法对保护基本人权具有重要意义,并能促进电子商务、开展国际贸易等基本经济功能。各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都相继开展了个人信息保护的专门立法。我国政府已经颁布《2006—2020年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全面推动我国社会的信息化转型。在此背景下,个人信息保护立法既具有必要性,也具有紧迫性。